能投文苑

小說

【在場】賀梅笑:角色與演戲

來自: 時間:2019-08-21 點擊量:

一個多月過去了,印象卻很清晰。攝影機在軌道上無聲滑過,伴隨著現場設備機械的轟鳴聲,腦海裏清脆的打板聲讓我猛然回到悶躁的五月中旬。

就算回到三年前,也從未曾想過有一天自己會跟文字、藝術工作離得那麽近。也許微電影的劇本創作本就是一個漫長而略帶痛苦的過程,依然記得每天晚上加班熬夜一起和創作團隊改劇本,一字一句反複斟酌,一段一段反複模擬,一次一次將自己放入情境中,不知不覺將自己融入了故事裏,反複品味和揣摩,不斷設想如果我是個旁觀者,沒有對這劇本無數遍地熟知,我得到的將是一個怎樣的劇情。伴隨著炎熱的日子,夢中的場景也盡是一個個鮮活的人物在不停穿梭。

隨著劇本定稿,一個棘手的難題又擺在面前,角色的確定和演員的選用。反反複複將“演員”和角色進行對比、試鏡,過程卻意外地以快樂歡愉和擔憂糾結的情緒充斥著。合適嗎?演得出來麽?表現跟設想吻不吻合?工作時間怎麽協調?一系列的問題接踵而至,拍攝工作就這樣在諸多無法百分之百確保的情況下堅定出發。

第一次這樣近距離地觀看拍攝過程,新奇、激動、開心的情緒不期而至;第一次看到電視裏才見過的專業攝像機、監視器、軌道、三腳架、收音話筒和燈光,哪怕一塊小小的打板也讓我充滿好奇。拍攝現場,圍觀者就像小學生一樣,乖巧地坐在一旁,大氣都不敢出;中間休息的片刻,明明什麽都不懂,卻一直跟著導演跑,導演看哪裏我們看哪裏、導演跟演員說什麽我們要偷偷聽、導演跟道具師傅說什麽我們也要好奇圍觀。雖說演員都是日常熟悉的同事,但還是在現場看到了不一樣的一面,短短幾天熟悉劇本,人物形象塑造基本上是自己琢磨和拿捏,再加上背台詞,拍攝在緊張中穿插著些許滑稽。也許同事們也是不習慣被一衆人圍觀吧,腼腆開始、局促而緊張地試拍,時不時會不好意思地看看我們這些“觀衆”,跟平時工作中信心滿滿的樣子判若兩人。慢慢地、好不容易進入角色狀態,神態和語氣漸入佳境時,卻因爲長時間高度緊張而身體僵硬起來,我們在心裏偷笑肢體變得不協調的樣子,完全忽略了非專業“演員”在拍攝過程中經過了怎麽樣的心理煎熬和自我突破。

這樣的拍戲持續了整整四天,總是一大早就開始,夜深了才收工。每一場,“演員”要將台詞反複念上幾十遍,場景也要反複拍攝十幾遍,稍有瑕疵就要重新拍攝,每一幀畫面、每一句台詞、每一項剪輯都要力求完美。現場的我們,除了協調場景、演員和必要道具外,所有的工作就是好好觀看,從一開始看熱鬧,到慢慢跟著“演員”和拍攝工作人員們融入場景中,似乎又回到了劇本創作的時候對人物角色的理解,爲男主的左右爲難感到糾結,爲女主的隱忍爆發感同身受,爲孩子的精彩哭戲潸然淚落。一遍遍、一次次,仿佛是自己親自將戲中的角色嘗了個遍。

同事們忘我地演,攝制組忘我地拍,我也忘我地看,看他們一次次挑戰自己、突破自己,爲展現雲能化工人的精氣神和職工風采。每天的中午飯是一兩點才吃,晚飯也是九點後才吃,每天晚上躺倒床上已過淩晨一點,十分辛苦。最深的感觸就是這個“團隊”,一群本來互相不認識或者不熟悉的人,爲了同樣的目標在忘我的付出,沒有人叫苦,沒有人叫痛,沒有人叫累,沒有人說不行,更沒有人說做不到。

拍攝過程就這樣搖搖晃晃開始,卻穩穩地落下了帷幕。大家紛紛感慨打趣,電視上常看到的明星錢難賺呀,這才幾天,大家都明顯覺得演戲的酸甜苦辣,所以吃藝術飯的人多賺點也想得通。打趣之余,我忍不住想,其實,我們選擇走的每一條路,何嘗不是一場演戲,編劇是自己,導演是自己,演員是自己,觀衆也是自己,想要演什麽樣的戲、要達到什麽效果、什麽時候拍什麽時候停、演員怎麽演、導演怎麽拍,想辛苦拼一番還是渾渾噩噩度日,全看自己,不同的是,我們每個人對自己人生的選擇沒有重來。放眼到大一點的群體,我們在社會中的每一個作爲,也一樣都是演戲,演得踏實還是失真,看的都是我們是否能真正的融入,看的是我們抱著什麽樣的三觀,看的是我們做了什麽樣的抉擇。

人生猶如一場戲,我們每一個人都應該好好演,演出自己的人生規劃,演出自己的三觀诠釋,演出自己的理所應當,演出自己的問心無愧。

微電影裏我未能出鏡,卻有自己解說的聲音再次響起,我心潮澎湃……